奥斯卡,qq阅读,西行纪

admin 3个月前 ( 03-10 19:54 ) 0条评论
摘要: 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阿民说:“现在我已是你的人了,也该谈谈结婚的事了”。他扑向阿梅,搂着阿梅死命亲了几口后,连声说:“好!...

阿民二十五岁了,第一次接触女人。

一阵疯癫之后,阿梅坐了起来。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阿民说:“现在我已是你的人了,也该谈谈结婚的事了。”

听了阿梅的话,阿民突然爬了起来。他扑向阿梅,搂着阿梅死命亲了几口后,连声说:“好!好!好!一定!一定的!”接着像士兵要接受长官命令似地张着嘴愣在那里等着阿梅发话。他知道结婚前女方是要讲条件的……

“我没有过高的要求,就想你在城区买套房子……”阿梅并没有犹豫上身衣服穿好后,她开出了条件。

“这,这……这不是有了吗……”阿民用嘴朝床下的地撅了撅。

“这是啥房子啊?臭轰轰的,这地方能用来过日子吗?我不要!”阿梅很坚定。

“可这城里的房子,都八千多一平米了,一套房子要八十多万,我一个收废旧,哪来的这么多钱啊?就是把我卖了也买不起,我手中只有十多万……”

“没房子,就别想娶我!你....狼国.你就和这些垃圾过吧!”说着阿梅加快了自己的动作,衣服还未穿妥贴,人就下了床。袜子没穿,脚就插进了鞋子里......

“别,别,你别走啊,我的姑奶奶……”阿民见阿梅真的要走,央求着阿梅,说着就伸出了手。阿梅走得坚决,阿民只拽到她的一个衣角,被阿梅挣滑了。阿梅快速地离去,阿民显得很沮丧……

阿民是个苦孩子。五岁没了爹,十二岁时没了娘,靠捡垃圾要饭度过了十多年艰难的岁月。二十二岁时用拾荒赚得的一点积蓄,托尼盖12款经典发型在阳湖城郊区买了两间破旧的房子。他就以此房子为基地,做起了收购废品的生意。由于阿民肯吃苦,肯出力,三年就赚了十多万元钱,生活也得金正贤下车到了改善。正因为这样,儿时一起拾荒的伙伴,也是孤儿的阿梅,和阿民好上了,她今天还跟阿民上了床。有了这层关系,阿梅向阿民提条件,要阿民在城区买套过日子的房子。这并不算高的条件却难倒了阿民,其实对于这事阿民早就想过了,也付于了行动。他到过城里售楼的地方,对他这类没户口又没有体面职业的人来说,开发商当然不敢为他牵线以按揭的方式买房子的,没有身份银行根本不会和你谈这个事。自己要买房子就得一次性交清房款,最小的房子也得五十万,可阿民身上只有十多万元,离买到房子的钱还差一大截。望着阿梅远去的身影,想到开发商对自己那个荷刻的购房条件,阿民深深地叹了口气…….

“大哥.你这里收长头发吗?”起床后,阿民没有正式开门,院门只是虚掩着,阿民站在院内正为阿梅离他而去在发堵,一个外地口音的人,推开他家的院门,对阿民说。

“不收!”阿民不好气地说。

“大哥!你不要就算,发什么火的汗?就像俺少欠你什么似的!”那人见阿民有着火气,后退了一步。

“去!去!去!不要就是不要!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啰嗦?”

“哎呀,大哥,我走,我走,我就走!哎......这......这是我的名片,假如有人要长头发我那儿有很多,二十元一斤,很便宜的……”阿民很烦,接过那人送来的名片,顺手放在了一堆破酒瓶上。

第二天阿梅也没有来找阿明,阿民也没有开院门营业。他在院内的一堆废纸箱上,从八点一直坐到了近晌,想着昨天阿梅临走时说的话,一脸的无奈奥斯卡,qq阅读,西行纪。

“长头发,小辫子!”外面传来这样一个悠扬的声音,由于无聊,阿民也跟着这好听的声调学了起来:“长头发!小辫子……”可阿民只随和着学了两句,就见他像触电似的从坐着的废品堆上跳了起来。开院门后,发疯似地向家院外面跑去......

“哎!哎!同志!你收长头发......”阿民追到了喊“长头发!小辫子!”的那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是啊!你有吗?”

“有!”阿民说着就向那人伸出了手,示意跟他走。

“东西呢?”到阿民家院内,那人漫不经心地问道。阿明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快速向屋内跑去。回来后,面带笑容的阿民,手拿着香烟,快捷地抽出一支烟递了上去,并小巧地为那人点着了火。

“东西呢?”收长发的人,狠命地吸了两口烟,抬起头吐着烟圈,待那最牛班规些烟圈散尽变成烟雾时,他再一次问阿民。

“明……明,明天就有了”阿明向那人陪着笑脸。

“这是什么话!?没有货为啥喊我?这不是眈误我的生意吗……”那人很生气,吐了口中的半截烟,拔腿往外走。

“别,别……别!不是要到吃饭时间了吗!?反正你要吃中饭的,中饭我供了。酒桌上我们慢慢谈,货是有的,而且挺多。这不还没谈价钱吗,又怎么看货呢?”在阿民的半推半就下,收长头发的人和阿明进了离阿民家不远的一个小酒馆。

两冷两热一瓶老酒,两人相对而坐,喝了起来。喝酒时收长头发的人向阿民介绍说,他受青岛一家贸易公司的委托,专门出来收长头发,是出口日本做假发用的。最小长度是十五厘米,越长越好,每斤价格二百一十元。听说阳湖美女多,准备在阳湖县先收两千斤。当听说这长头发收购价是二百一十元一斤时,阿民的心激动得都要跳了出来。因为昨天想卖长头发给他的那个人说,他的长头发才二十元一斤。如果自己能收购两千斤,捣卖给这位老兄,一下子就能赚它近四十万元钱安哲秀萨德。有了这四十万元钱,去城里就能买最小号的那房子,阿梅就能娶回来了。酒宴上收购长头发的人和阿民说好,留两天时间给阿民组织货源,临走时还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

“长头发!小辫子!”酒足饭饱,走出酒馆,那人口中又发出了这个叫买声。听着这个声音,阿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当这个悠扬的声音逐渐远去时,他便快速地跑回了家。

阿民直奔那堆破酒瓶,找昨天丢那张名片,想尽快联系到昨天那个说有长头发的人。可是,尽管阿民把那堆酒瓶翻了个遍,还是不见那张名片的影子,阿民本能2都急出了眼泪。破酒瓶堆处没有名片的影子,阿名并未死心。他心想,毕竟他家院子有院墙,名片是飞不出这围墙的。近两天由于因阿梅提买房子的事,自己为没钱买而郁闷,没有开门对外收东西,也少有人到院子里来。他脱去身上的外趣信网套,准备在院内进行了地毯式搜查。首先,清理出一块场地,然后,将院内所有废品以块、张、只、个为单位,一件一件地冷枪1941向这个清理出来的空场地转移、集中。

下午五点半,经过五个多小时不停搬运,阿民整个身子累得几乎散了架,院内所有物件都清理完毕,但就岳晓遥是没有发现那张价值连城的名片。当最后一个破纸箱被拎到那待定的位置时,阿民真的有点绝望了。一种空虚感突然向他袭来,四肢一点力量没有,身体软软地瘫倒了在地上。稍许,阿民伤心的哭了。

没了那名片,就联系不到那个卖长头发的人,财就发不了。发不了财就买不到房子,没房子就娶不回阿梅。他恨自己命运不继,恨自己没有好好接待昨天那个卖长头发的人,恨自己平时不修道德不懂礼貌,遭到命运的惩罚,是活该的。

哭了一会,躺在地上的死神在异界阿民无奈地坐了起来。天色渐晚,觉得身体有点内急,他起身走向了围墙……

“哒,哒,哒……”是阿民解裤放水,小便落在墙根发出的声响。阿民觉得这声响似乎和过去有所不同,至少是音调不一样。阿民顾不得自己的尿还没有撒完,身上那物件还不停地向外冒水,就弯腰低下了头。他发现,自己的小便冲开了地上的灰尘,灰尘下有一个小纸片,刚刚那不同以往的声音正是自己的尿和小纸片相互碰撞的结果。尽管由于身体姿势的变动尿已打湿了他的裤子和鞋子,也没有在小学生泳装乎这些,他快捷地向小纸片伸出了手。小纸片着实让阿民兴奋,它至少像他要找的那张名片,白白的,也是长方形。

尽管小纸片是面是自己刚尿出的尿,且有一股难闻的尿臊味,他还是迅速地把它拿了起来。天色近晚,为了看个清楚那纸片上是否有字或是有什么字,阿民把那个疑似名片的东西几乎拿到了与自己的嘴平百变魔音齐的位置。

看过纸片,世界污染者套装阿民突然地跳了起来。接着他把那粘满自己尿迹的东西送到嘴边死命地亲了一口。因为纸片正是昨天那个卖长头发重活之我欲为王的人递给他的那张名片。

阿民拿着名片不顾一切地向大门冲去。他要把他的喜悦告诉给阿梅,要和阿梅一起来分享即将到手的横财而刺激起来的一种快乐。打开院门,阿民发现他的脚下又出现了一张似名片的东西,他弯腰拾起,还是那个卖长头发人的名片。看到从地上刚捡起的那张名片,阿民伸出手狠狠地向自己的嘴上抽了两下,责怪自己在院内翻找,没有将搜查范围扩大,害得自己既损力气又伤了精神。他真没有想到,昨天的那个人还在自家的门外,也丢了一张名片……

阿梅家的门外,阿民向那个卖长头发的人拨了电话,叫他第二天一早送两千斤长头发到阳湖县县城,那个人很爽块地假面骑士555迷失的世界答应了。

天明,卖长发的人,就出现在阿民家的门前。他们交割后不久,阿民接到收长发的人电话,听阿民说已为他备好了货,收长发人很高兴,说最迟晚上就来阳湖城把货取走,而且说了许多感谢的话。灵丹妙妃然而,直到同志亦威猛第二天早晨,收长头发的人,还没有出现。阿民拨他的电话总关机,心里只发忤......

三天后,阿民才真正觉得自己是受了骗,因为那个收长头发的人电话已经停机了。回过头来,阿明再看看那万人骑与万人敌堆长发,忙从身上掏出打火机,当阿明点着一把长发,却没有头发燃烧时的那个“吱吱”声,发出的是一种难闻的气味。美羊羊送水果所谓的长发,原来是化学材料做成的假货.......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72jamjet.com/articles/99.html发布于 3个月前 ( 03-10 19:54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72种加盟方式,总有项目适合您